当前位置:主页 > 国内新闻 > 正文

从“数论文”到多元指标 人才评价改革释放创新

03-09 国内新闻

  天津大学近40个院级单位“一院一策”
  从“数论文”到多元指标 人才评价改革释放创新活力

  “学校于2020年连续发布了一系列人事制度改革文件,其中推行了‘代表性成果评价’‘精细化分类评价’等制度。我去年顺利通过了职称申报,正是得益于这些新政策。”今年36岁的天津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(以下简称环境学院)的宋春风教授2020年获得了正高级职称,如果按照以往的条件设置,去年他恐怕就与正高级职称失之交臂了。

  宋春风所说的新政策是天津大学2020年发布的《天津大学专业技术职务评聘实施意见》《关于进一步推进专业技术职务评聘分类评价体系建设的指导意见》等职称制度改革文件。近些年天津不断探索推动人才分类评价体系建设。2020年天津大学以职称制度改革为突破口,采取破立并举、稳步推进的方式推进改革深入,突出立德树人、突出分类多元、突出质量贡献导向,一项项具体的措施落到实处,彻底破除以前过度依赖“数论文”等简单量化的人才评价方式的典型实践。

  软指标变实落地,全面丰富业绩观测点  

  “在去年的职称晋升过程中,我提交给学校的材料中有一门国家级的专业精品课程,没想到成了我顺利通过评审的加分项。”宋春风对记者说。

  “在职称评定过程中,把SCI论文相关指标作为前置条件和判断直接依据,无法全面体现高校教师的日常工作。人才培养、科学研究、社会服务、文化传承创新、国际交流合作都是高校教师的职责所在。”天津大学党委副书记赵美蓉表示,学校从多维度丰富教师业绩观测点,扭转当前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的重科研轻教学等现象,引导教师改善职业行为,回归教书育人初心。

  “一门国家级专业精品课程的形成,需要前期的培育,而后还要经过多个学期的教学积累,此外还要制作讲义、课件等,并把各种资料进行全方位打包。”宋春风说,这些和教学相关的工作所付出的精力一点不比科研投入的少,甚至会占到日常工作时间的一半以上。如果不把这些条件加入人才评价体系中,那么教师们在这方面的付出就无法体现。久而久之,迫于发论文的压力,很多在教学方面有专长的教师也只能转移重心到做实验写论文上。

  “为了体现教师的价值,我们明确将教师接收本科生早进实验室、指导学生创新创业实践、指导学生赴境外交流学习、参与教学平台及团队建设等情况纳入评价观测点,将育人工作要求全方位纳入教师工作任务评价过程。”赵美蓉介绍。

  据了解,为鼓励教师潜心教书育人,天津大学专门制定教学学术型岗位评聘办法,将教学质量评价成绩纳入晋升条件,引导学院逐步加大教育教学业绩比重,注重考察各项工作蕴含的育人要素,积极推动将教书育人措施的软指标变实落地。

  改进科研评价导向,突出标志性成果评价

  “在去年的职称晋升过程中,我提交的代表作包括5篇高质量论文及相应的评价情况,此外,代表作还包括了一种立德树人创新方法、一门专业精品课程和三种具体的温室气体减排技术。”宋春风说,代表作分别有高水平论文、专利、会议报告作为支持,这种更加丰富和多样性的代表作形式在以往是没有出现过的。

  天津大学在2020年人事制度改革举措中,摒弃了“以刊评文”,不把SCI论文相关指标作为前置条件和判断直接依据,不将论文、专利等作为评价应用型人才的限制性条件,不简单以头衔高低、项目多少、奖励层次等作为前置条件和评价依据,摒弃了简单地以专利申请量、授权量为考核内容,且不将代表作的数量多少、影响因子高低作为量化考核评价指标,删除了海外经历等限制条件,改革了“单一代表作”的评价观测点,取而代之的是“综合性代表性成果”制度。据介绍,“综合性代表性成果”是具有标志性、创新性和显示度的成果,成果形式不限于论文,成果属性不限于科研。

  “过度量化的评价模式,容易催生急功近利的短期行为,甚至造成学术不端。”赵美蓉认为,鼓励将代表性成果作为准入条件,丰富规范代表性成果,合理设置代表性成果数量,旨在引导教师树立质量意识,凝聚个人特色与特长,产出更多硬核成果,以质量贡献论英雄,拿创新能力、实际业绩和贡献度说话。“通俗说,就是我们更加注重成果的质量和多元化,注重个人评价与学科发展相结合,注重对学校和社会所做的实际贡献和影响。这样有利于教师们凝练各自的优势与特色,注重高质量教学、科研等成果的挖掘。”

  目前天津大学正结合新的评价标准对评估文本进行重新设计,建立与评价体系相配套的评审系统,预计于2021年正式启用。

  精细化分类评价,激发各类人员创新活力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主页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